聯大第2758號決議五十週年

聯大第2758號決議五十週年研討會,是由台灣制憲基金會與台灣國際法學會、台灣教授協會、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共同主辦活動,於2021年10月16日在交通部集思國際會議中心盛大展開。並且由行政院長游錫堃、台灣制憲基金會董事長辜寬敏、總統府資政姚文嘉出席致詞,當日共計一百多位參與者出席。

開幕致詞時台灣制憲基金會董事長辜寬敏就指出:

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我們是台灣人,與中國的關係是:兄弟之邦。兄弟之邦的定義則是雖屬同一血緣,但卻是完全不同之個體及性格,我們是兩個不同的國家。我們多數台灣人的意見是不想被中國統治,而是希望台灣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根據我們的民調:正常國家有高達九成的人贊成,反過來說,大家皆認為現在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我們的祖先辛苦開發這個地方,我們的子孫也積極支持台灣,讓台灣的國際地位被建立起來。國際對台灣跟五年前、十年前完全不同,台灣的重要性提高。我認為亞洲的和平最大的關鍵是台灣,最近日本對台灣公開發表的關心與支持,證明台灣是亞洲重要的存在,在國際上也是如此,亞洲若是不和平,國際也不和平。因此我認為決定台灣的將來不但是為了亞洲的和平,也是為了我們的後代,和平自由的生活就靠我們現在的努力,來推動台灣國家正常化運動。

緊接著由行政院長游錫堃致詞則說:

可以參加這個研討會,覺得很光榮,尤其代表主辦單位在這裡演講的辜資政十分敬佩,辜資政今年96歲,一輩子為了台灣不只是流血流汗更是赴湯蹈火,就是要讓台灣建立一個正常國家。然而如同辜資政所述:台灣與中國過去受到儒家文化影響,讓我們要成為民主國家十分困難,儒家文化是為專制制度量身定做,台灣和其他儒家文化圈的國家民主化很困難,台灣好不容易有今天的民主成果,其中有很多因素包含國際與政治因素,但最重要的是台灣本身、台灣人民最重要。

1921年1月30日台灣議會設置運動,是台灣的民主啟蒙,蔣渭水1934年領導的文化協會則是台灣的文化啟蒙。1924年,台灣議會設置運動結束,1935台灣辦第一次選舉,雖然不像台灣現在的民主,卻是台灣民主重要的里程碑。然而雖然過去說同文同種其實很殘忍,但台灣的民主自由是一百多年來先民流血流汗流淚換來的,薪火相傳、一棒接一棒才有現在的台灣,台灣不屬於中國也不屬於日本,2758號決議案之後一直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一直以來不是中國的一部份,現美國依實質國家來對待台灣,國際對台灣越來越以實質國家來對待,但這還不夠,還需要全民全意志共同努力。

接著由總統府資政姚嘉文指出:

聯合國的問題經過50年,國民黨有意欺騙台灣人扭曲歷史事實,其實台灣沒有退出的問題,周書楷走出會場就算退出嗎?這就是國民黨教育的現實,不是中華民國被趕出去,是蔣介石被趕出去,跟台灣沒有關係。過去台灣加入聯合國公投的時候國民黨用重返聯合國對抗,這個問題就是把北京的代表趕出去,這是不可能的。台灣的聯合國會費繳不出來,因為是依照人口等方式計價,因為當時是代表中國,他只代表台灣不代表中國的話,老蔣在台灣的政權無法維持,國民大會、立法院的會員都要重整,以中國為基礎的結構都要重新安排,對中國的政權也被奪去,這些都是歷史真相

開幕之詞之後,則有五大場活動分別由陳隆志教授透過影片錄製的方式講述「台灣與聯大2758號決議-過去、現在及未來」接著由政治大學台史所陳文賢教授發表「聯合國中國代表權爭議始末」,再由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陳文程說明「聯大第2758號決議對台灣國際地位及參與影響」,最後則是由不同領域之專家學者,針對「以台灣之名加入聯合國的回顧與展望」進行說明及分析。

 

聯合國中國代表權爭議始末

由廖福特老師開場提出該場會議之重要性:

我們現在討論國際法的困境,最主要的還是主權地位問題。那為什麼臺灣主權地位發生困境,這常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1971年第2758號決議所造成的結果,臺灣其實沒有國際法的問題,我們絕對有任何的能力,去參與國際組織,為什麼我們都有,可是就是因為主權地位,這主權地位來自於2758號決議。

該場發表人陳文賢教授說明:

1960年那年有17個國家加入聯合國,蒙古也在該年加入,加入聯合國的時候美國提出否決權,美國要求蔣介石不要行使否決權,所以蒙古加入聯合國。日本池田勇人首相遊說非洲各國會對中國策略,也就是讓中華民國留在裡面成為會員國,但兩個中國一中一台蔣介石都拒絕了,從嘗試雙重代表權,直到2758號中國代表權塵埃落定,希望幫台灣或中華民國在聯合國保住一席。陳隆志教授等人力主一中一台,蔣介石拒絕各種提案,最後決定退出聯合國。2758號決議案沒有表示台灣不能加入聯合國,加入聯合國不是成為國家的必要條件,卻代表國際承認國家地位。

該場與談人陳儀深館長說明:

很多會員國都反對驅逐中華民國代表支持雙重代表權,我們可以用這樣的心思思考雙重代表權是什麼。中華民國最高的決策者不同意複雜的雙重代表權,但簡單的代表權可能會同意。在李登輝的時代,陳隆志單獨會面曾有說,對於過去幾任加入聯合國的事情也要加以研究過去的檔案資料。本來的李登輝時代用重返聯合國,之後改作參與聯合國,內容也沒有說到2758號決議,因為跟台灣無關只有處理中國代表權問題。馬政府的活路外交和蔡政府的溫和策略都沒有很大的批評,所以說陳教授舉重落輕,台灣是一個已經獨立的國家,如何進入到法理獨立的階段,演進獨立說,可以看陳隆志教授如何表述。

與談人陳俐甫教授說:

自2758號決議以後,我們策略是:毀滅聯合國的重要性,故意騙你不重要,但是我們又知道他很重要,那怎麼辦?我們後來說要強調這個實質參與,或叫做經濟文化,經濟就是這個賺錢就好,所以我們後來國際貿易取代了國際政治。我們在講國際,都在講國際貿易,國際賺錢,國際留學,國際移民沒有在講國際政治,我們已經沒有國際政治。那我們這些國際政治的關心全部轉移成國內政治或是政治的冷漠,這個結果就是我們把國內的政治呢,但是臺灣人的特性就是國際政治交給少數幾個節目去聊天而已,其他的時間都在講國內,可是要把國內的社會講到危險,非常的泛政治化,現在誰都可以上電視講,表示我們都不重視這個,因為已經不要研究就可以講了,所以我們現在是極度的政治低能,但是大家都泛政治化。

 

 

聯大第2758號決議對台灣國際地位及參與影響

由台灣制憲基金會理事陳師孟開場主持說明

2625號是補充聯合國憲章,清楚的講說住民自決的憲章所保障的權利。他說這些人:第一個他們可以組成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或者他們可以決定要和另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加入,或者第三,他們也可以組織一個政治實體,這是2625號所寫的,也就是聯合國憲章所寫的住民自決的觀念有具體的途徑讓一群人知道如何住民自決。那奇怪的就是一年之後,1971年10月25日中華民國退出,但是對於臺灣或者台灣的住民沒有任何的表述沒有任何的安排。

而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一年前大家還信誓旦旦說有住民自決的權利,但是中華民國的蔣政權完全不考慮這件事情,完全不把這件事情拿來當作對台灣的交代。所以只要政府的這個問題解決了之後,剩下的領土的問題事實上是可以解決的,因為聯合國主張的就是住民自決的權利。那正名當然是必要的,因為如果不正名的話台灣還是中華民國,聯合國就已經講了中華民國的席次跟資格都已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我相當的反對民進黨目前過去之前用的這些說法,中華民國是臺灣,臺灣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在臺灣。中華民國是臺灣,你把中華民國硬要跟台灣扯在一起的話,但是2758講R,O.C等於P.R.O.C,那就等於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所以不正名的話是陷台灣於不義,陷臺灣於危險的境地。

中山大學陳文程教授則提及:

聯合國大會1976年的全體會議,在1971年的10月25日,就是台北的時間通過決議案,這個決議案的全文在第一頁,這裡面沒有任何一個字提到臺灣,因為它裡面提到就是說,大會回顧聯合國憲章的原則,考慮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權利,然後到最後是說並立即把蔣介石代表,從它們在聯合國組織所屬的所有相關機構中所歸還佔據的席次、席位上驅逐出去,所以整個這個決議文這個幾10個大概也有100多個字的這個決議文裡面沒有一個字提到臺灣,這個決議不是在決定臺灣的這個主權地位、歸屬的問題。這個決議文的這個精神,就是說,在國共內戰裡面,已經被擊敗的蔣介石政權他是沒有資格去代表中國的聯合國席次,整個決議文的精神其實是這樣子。

國際政治非常現實,所以2758號決議案通過以後,尤其那時候臺灣是在國民黨政府的引導之下,臺灣的國際參與就受到嚴重的影響。那個臺灣的外交為什麼變得這麼樣的孤立,我覺得有三個因素造成,第一個就是,蔣介石頑固的堅持捍衛原則,第二個是中國對臺灣不遺餘力的外交打壓,第三個是,美國對中國現實的考量,很長的期間,美國的政府遷就中國,然後犧牲臺灣,這個重要的因素。我看著1971年的表決,我總是覺得非常痛心啊,非常的遺憾,因為那時候有3個決議案的表決,第一個當然是決定了這個中國代表權的問題,是不是一個重要的問題,那這個表決沒有過,老蔣的這個政府已經大勢已去,所以不等到2758號這個決議案的表決就宣布退出了,就走出了大會會場。因為這個問題如果不是重要問題的話,那要過關的這個難度就更加的小了。

與談人李明峻研發長說明:

不管在經濟也好,軍事在世界排名都是20名上下,台灣在世界上算是前段班的國家,可是為什麼面臨很多困難而且是很多國家都沒有的困難,因為我有兩個國際法的問題沒有解決。那這兩個問題呢,臺灣一般都很容易把它混在一起混在一起。臺灣面臨的兩個沒有解決的國際法問題,第一個是臺灣這個島,包括台澎這個這個地區它的歸屬問題,這是國際法的領土問題這一塊。地區,是屬於哪一個國家,或者他自己是不是一個國家,這個島的歸屬問題,那這個歸屬問題是國際法領土論的問題。那第二個是臺灣因為戰後國際政治影響,這個中華民國政府來到台灣,所以第二個問題是中華民國政府的法律地位問題,這在國際法上是屬於政府論的這個問題,所以領土論跟政府論兩個不同的問題存在在現在這個環境。我們現在常常中華民國台灣、台灣法律地位都是把這兩個東西混在一起,其實要切割來看就比較清楚。

與談人王思為說明:

從2758號之前的討論,不管兩個中國的存在或者一中一台的存在,慢慢到了後來臺灣的民主化之後,台灣的主體性逐漸建立之後,才為1999年這樣的兩國論出現,其實我們慢慢發現在之前所謂爭奪中國代表權,這樣子的國家分裂的爭論已經慢慢消失,大家不再討論是不是一個分裂國家。從很多地方幾十年下來,臺灣這邊跟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也互不重疊.人民、領土、政府然後主權,尤其最重要的是台灣雖然被宣稱說不是主權國家,但本身主權到底存不存在,這也是很重要的判斷的基準,或許我們的主權在某種程度上不這麼完整,可能跟其他國家交往的能力有一些缺乏,可是這個能力的缺乏,並不是沒有跟其他國家交流能力,而是其他國家他限於,或者說他因為某種因素,他覺得跟你交往很麻煩,那不是說我們本身沒有跟他交往的能力,跟外在環境的那個限制,我覺得這個是不太一樣的。

  


發表迴響